杨山:天纵英豪出绿林(下)(洛阳名山文化(15))

www.js18455.com

2018-10-07

石碾山顶寨墙(局部)  1911年,辛亥革命爆发。 王天纵率众下了杨山,西至潼关与张钫会师,成为东征军先锋官,扛起抗清义旗。

民国成立后,这支豫西绿林武装被改编为镇嵩军。

王天纵在北京任职数年,1918年复追随孙中山,任靖国豫军总司令,42岁时积劳成疾,死于军中。

  如今的杨山大寨,房屋早已不存,而寨墙、寨门、石碾、石阶等遗迹犹在,令人感怀。   1910年,王天纵游历上海,眼界大开。 但就在第二年,杨山发生了两件大事:一是他受人挑拨,令人杀了关老九,导致内部生嫌隙;二是辛亥革命爆发,同盟会的人来到山寨,请他共襄义举。   先说关老九(关金钟)的死。 此人处事公道,交游极广,在杨山弟兄中颇有威信,众人送往杨山的财物多经他手。

1911年3月,他为老母过寿,有人借机挑拨,称他暗中截留财物,另有所图。 机警多疑的王天纵不容分说,令张治公将其击毙。 柴云升、憨玉琨一向与关老九交好,从此对王天纵心生嫌隙。   王天纵很快明白中了计,追悔莫及,遂将关母接上杨山养老。

谢老道趁机攻打杨山,因没了关老九传递消息,杨山大寨第一次遭到了官军袭击。

在危急中,王天纵用后山的隐秘绳道将关母及夫人送走,自己率卫队从前山小路杀出,打退了谢老道的进攻。

  再说参加辛亥革命军。 1911年10月10日,武昌起义爆发,陕西首先响应。

西安光复后,张钫又率东征军出兵潼关。

当时河南同盟会成员杨勉斋、刘镇华等会集于洛阳,派人上杨山与王天纵联络,请他率绿林义军加入东征军,以图河南革命成功。

王天纵欣然答应,发动各路绿林朋友下了山,先是根据命令攻打洛阳,未果后转至潼关。   10月下旬,王天纵与时任秦陇复汉军(后改称秦陇豫复汉军)东征大都督的张钫在潼关会师。

他将随身带的德国造手枪赠予张钫,两个人从此结下了深厚友谊。 后来,张钫在《中州大侠王天纵》一文中回忆这次见面,称王天纵身穿军服,身材高大,鹰鼻鹞眼,目光炯炯,态度威而不野,彬彬有礼,言语不多而中肯,满腹经纶,十分令人佩服。   会师后,王天纵被任命为东征军先锋官兼第一标统,成为作战主力,后又率部进攻南阳。 当时谢老道已升任南阳镇台,听说来攻城的是王天纵,不由得长叹一声:完了!旋即自尽。

  王天纵攻克南阳时,南北议和已成功,各省停战,清廷退位。 临时大总统袁世凯邀他前往北京,从此,这位中州大侠离开了他带领多年的绿林队伍。

   王天纵到北京后犹如虎落平阳,再难施展拳脚。

袁世凯对他极力笼络,让他担任总统府顾问、陆军部中将顾问兼京师军警督察处副处长等职,就是不肯放虎归山。   不用说,这种乏味的生活令王天纵很不爽。 一次,老朋友张钫到北京看他,他忍不住抱怨:这做官的事儿,真是无聊,真不如当山大王痛快。   后来,袁世凯倒台,黎元洪接任总统,对王天纵也极为欣赏,力劝他留在北京。 后黎元洪和段祺瑞分裂,张勋乘机复辟,王天纵对此极为愤慨,称:既有今日(指张勋复辟),何必当初(指发动辛亥革命)?是可忍,孰不可忍!他亲率卫队猛攻张勋公馆,迫使张勋躲进荷兰公使馆,复辟宣告失败。   段祺瑞复任内阁总理期间,王天纵的心情更加烦闷。

张钫劝他离开北京,追随孙中山先生继续革命,王天纵深以为然。

不久,他赴上海谒见孙中山,被任命为靖国豫军总司令,参与护法。

兴奋不已的王天纵在豫西和南阳一带召集旧部,将五六千人编成两个师,并赴四川组织建军,准备率军援陕。 然而,1920年春,他在军中积劳成疾,客死异乡,结束了轰轰烈烈的一生,年仅42岁。   1912年民国成立后,豫西绿林武装3000多人被张钫改编为镇嵩军,刘镇华任统领,杨山十大弟兄中的柴云升、张治公、憨玉琨分别任第一、二、三标统。

他们起初肩负着在豫西剿匪的任务,后又参与了许多重大事件,而啸聚于杨山的那段岁月,早已化为如风往事。

    5年前,我和几位朋友爬过杨山,半个月前又去了一次。 早上从洛阳新区出发,走洛栾快速通道,过嵩栾县界后南行约10公里到柳坪村,再向左拐走约15公里,就到了杨山下的石滚坪村,我在这里找了一位向导57岁的王景新。

  据王景新介绍,石滚坪村属嵩县木植街乡,人们常从这里上山。 山高路险,如果爬到山顶,来回得好几个小时,我得带上水壶和手电筒。 他说。   等王景新吃过午饭,我们就从山神庙处开始登山,目标是山顶大寨,途中先经过小寨,羊肠小道越来越不好走,有时需要手脚并用,缘藤蔓攀爬。 咱们走的是运粮道。 当年王天纵在杨山扎寨,上千人吃的粮食都是从车村运来的,走的就是这条路。

王景新告诉我。

  对了,来之前,有朋友说杨山阴气重,要多加注意,比如不能喊人的名字,这是怎么回事?我问王景新。

他解释:杨山上是原始森林,上下艰难,无人居住,因此显得空旷,大声喊人的名字,会传来很多回声,所以最好别喊。 像这样的晴天,上山没事。

刮风下雨的时候,林子里会传出一些声音,像用斧头砍树或人在说话,这时不要上前询问或搭话。 只要你别吭声,别理它,它就不会主动过来。 王景新的说法,仿佛间接承认了它的存在,印证了一些传闻,我不禁毛骨悚然。   前几年,山上出过几次事,有的是迷路失踪,有的是采药坠崖,都被传成了灵异事件,实际上没那么邪乎。

途中休息时,王景新说,现在节假日到杨山自驾游或探险的人不少,板大墁自然村已成旅游度假村,建起了一个旅游宾馆和19个家庭宾馆,人们要解决吃、住及找向导的问题,比以前方便得多。   离山顶越来越近了,我眼前出现了一块高大的界石,标明这里是嵩县和栾川两县的分界。

王景新指着一侧说,山下的杨山村属栾川县合峪镇,与嵩县木植街乡的石滚坪村是邻居。 我四顾茫然,因为早迷失了方向,分不清东西南北。

  两个多小时后,我们顺利到达山顶大寨,当年的寨墙残垣、石碾、石磨等仍在,还有杀人场、六郎洞,最主要的建筑九间房却已荡然无存。

  站在杨山之巅,我有一种错觉:每阵风吹过,都在讲述王天纵的绿林故事。

(记者张广英文/图)。